文化首页 > 警界 > 文化
倔强地老去
2020-06-09 16:26 | 来源:讯操盘省配资平台厅网站 | 作者:倔强地老去

  

跨入不惑,似乎首次触探年华岁月类的话题。冥冥之中确实有过少许闪念,但总会被刻意地躲闪,算是一种选择性回避吧。

难得有个假期,却赶上了值班加巡逻的套餐。巡逻中,电台里传出了抖音爆火的那首《少年》——“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,没有一丝丝改变”。突然间打了个冷战,随后是嘴角上扬的苦笑,让自己也有些彷徨。

中途去洗手间时,向来惧怕面对自己的我,很是意外地在镜子前驻足停留,似乎想认真端详一下面前这位熟悉的陌生人。这还是印象中的自己吗?发际线后移了些,鬓角发白了些,皱纹增多了些,原本并不体面的皮肤越发不堪直视,就连曾经引以为傲的犀利眼神也变得黯然无光。对比刚才的那句歌词,简直就是个痛彻心扉的冷笑话。不是少年,也不是青年,说是中年感觉都有点占便宜了,没有一丝丝的不改变。接受现实吧,这才是最真实的自己!

四小时的巡逻,再无缝对接24小时的全天候值班,酸爽程度不言而喻。本想用昏睡的方式来为假期收尾时,球友们热情洋溢的邀约电话让我再次纠结。值班前已经打了两场,通宵值班后再来一战?真的是“充电五分钟,待机两小时”?真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了?自己问了很多个为什么后,还是佯装那个少年应战了。

到了球场上,那就神奇褪去了熬夜的疲惫。中间有过膝盖的疼痛,也有意识的模糊,更有体能的卡顿,但把一身的暮气打散了,传播出来的尽是欢笑。直到午间工作人员清场,奔跑的心才放缓下来。去洗手的路途上,迎面吹来暖暖春风,看着周边同样打完球准备回家的少年们,自己还真的有了同龄人的错觉。随着一捧清水的洗礼,双手也感应到了面部的粗糙,刚才的幻境也跟《夏洛特烦恼》一样结束了。

晃晃悠悠的回家后,更加印证了岁月的无情。上楼时脚发不上力,开始借助楼梯扶手了;坐在沙发上,竟然连脱鞋的力气都没有了;原本只是头晕目眩,现在配上浑身酸疼,也算是圆满了......

昏睡过后,趁着意识少许清醒,开始回想这几天的点滴。确实老了,经不起劳累;有过抗争,也从茫茫苦海中淘出了快乐和欢笑;想过不服,但终究完败于岁月的无情。无情总被倔强扰,无论胜负输赢,也是一种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的心态吧!

老去不可怕,倔强还得有。

(作者单位:焦作市配资平台局)